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VR资源
文物修复师的一个失误,却造成尴尬的误会
发布时间:2019-09-05
 

在此前谈“唐刀”时曾提到,网上的一些朋友对“唐刀”存在着这样那样的误会,不过,细究起来,有些误会其实是由于文物修复师的不慎所造成的,这个“锅”不该网友来背。今天,我们就来谈谈这个经典错误,它跟一柄“弯刀”有关。

文物修复师的一个失误,却造成尴尬的误会

错误在哪里呢?莫急,我们慢慢来看。

我们先来看看下面这座石雕像。通过人物头戴的典型唐样幞头,可能很多朋友已经猜出了,这应该是唐人的打扮。没错,这座石像来自西安市郊区的一座唐墓之中,现藏于国家博物馆,石像为大理石材质,表面局部贴金,整体高40厘米,体量还是挺大的。

文物修复师的一个失误,却造成尴尬的误会

该墓之中还出土了一方墓志,借助墓志内容,考古学家得知墓主人还是一位名人呢!

此人名叫杨思勖,在新旧唐书中也有记载。较为特别的是,杨思勖是一个宦官,可是他又不同于普通的宦官——他自己会武功,力量大,而且懂兵法,又非常忠心,所以他能够成为唐玄宗李隆基的亲信,曾经立下了许多战功,帮助唐王朝镇压过许多次南方地区的叛乱。据墓志的记载,是“斩级二十万,京观八十一”。京观就是用敌人头颅修成的高台,从中可见杨思勖一生杀伐之多。

文物修复师的一个失误,却造成尴尬的误会

杨思勖墓墓志(大唐故骠骑大将军杨公志铭)

开元二十八年,杨思勖以87岁的高龄去世,葬于长安城郊。大概是因为他的赫赫武功独树一帜吧,所以在他的墓里,人们专门放进了两件比较特殊的石雕武士俑,一件就是我们上面所展示的,另一件大小、材质都差不多。

文物修复师的一个失误,却造成尴尬的误会

杨思勖墓出土的另一件石雕武士俑


接下来,我们就要来谈这里面的问题了。

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武士可谓一座“行走的兵器架”,在他全身上下都携带者各种武器。放大一些就能看到,他的怀中抱着一张弓,弓已经上弦,插在专用的弓囊里。在弓的内侧,还有一柄弯刀。

文物修复师的一个失误,却造成尴尬的误会

可惜,这里的弯刀被弓挡住了,可能不够清晰,别急,我们往下看,在武士的腰间,同样挂着兵器。最里侧是一柄横刀,可看到露出的刀柄,最外侧又是一张上弦的弯弓,弯弓与横刀之间则是一柄弯刀,跟怀里抱的那柄弯刀一模一样。

文物修复师的一个失误,却造成尴尬的误会

从考古报告里绘制的线图可以看出,这个弯刀的弧度很明显,刀鞘的表面还有虎皮斑文的装饰。

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唐代刀具,无论是实物也罢还是陶俑、壁画中展现出的也罢,几乎都是直刀,这种弯刀除了杨思勖墓外,就没在别处看到过。

文物修复师的一个失误,却造成尴尬的误会

所以不少人都很重视这个材料,把它看成唐代极为罕见的弯刀,还有人推测这是唐代从西域引进的,并将其对应为唐代文献中提到的“大食刀”。

可惜,这是一个误会。

我们再来看看考古报告里提供的原始线图吧,再结合编写者的文字描述,就不难发现在出土的时候,这座武士俑是残缺的,而且残缺的部位恰恰包括这个所谓“弯刀”的刀柄部分。

文物修复师的一个失误,却造成尴尬的误会

文物修复师的一个失误,却造成尴尬的误会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其实已经是文物修复师修补过的武士俑了。那么,修复师都补了哪些内容呢?

首先就是弯弓,根据描述,弓体和弓弦还有部分残存的,所以这个修复没有大的问题,问题就出在“弯刀”上了。

文物修复师的一个失误,却造成尴尬的误会

弯弓线图,虚线为残缺部分

前面说了,我们并没有掌握任何有关唐代弯刀的可靠资料,所以当年修复师在工作的时候,也是缺乏参照物的,只能凭借想象造出了这么一个刀柄。杨思勖墓是上世纪50年代发掘的,出现这个情况也属情有可原。

但是必须指出,这个修复是完全错误的。因为这根本不是弯刀,而是——弓。

《唐六典》记载,唐代的弓可分为长弓、角弓、稍弓、格弓四大类,其中的角弓就是以木为胎,外面贴附动物筋角的复合弓,弓体不像长弓那么大,劲头又很足,适合骑兵使用。

这种弓有个特点,弓弦是挂在两头的弓弭之上的,一旦解开弓弦,那么弓体就会向反方向收缩,形成一个弧形。

文物修复师的一个失误,却造成尴尬的误会

我们知道,角弓的材料再好,那也比不上记忆金属是不是,如果总是让弓弦绷着,容易导致弓体弹力的衰减。所以古人在不用的时候,就会解开弓弦,把弓体妥善保存。古人云,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就是用弓来打比方,谈治国之道。下图是故宫收藏的清代皇家用弓,就是解开弓弦的状态。

文物修复师的一个失误,却造成尴尬的误会

在唐代,如何保存这个解开弓弦的弛弓呢?人们会用到一个专门的同样呈弧曲性状的袋子,叫做弓韬,或者弓韔,高级一点的用虎豹皮缝制而成。前面提到,在石雕武士的“弯刀”刀鞘上有虎皮斑文,其实这就是一件虎皮弓韬而已。

其实此类弓韬在文物中并不罕见,下图是新疆阿斯塔纳唐墓出土的一座泥塑武士俑,在武士的腰间就悬挂有同样的虎皮弓韬。

文物修复师的一个失误,却造成尴尬的误会

阿斯塔纳唐墓出土泥塑武士俑

在唐懿德太子墓壁画的仪仗图中,武士们也都各自佩戴着一张装在豹皮韬里的弯弓。

文物修复师的一个失误,却造成尴尬的误会

懿德太子墓壁画


总之,这个误会是因为文物修复师的失误所造成的,我们应当予以澄清。笔者也希望,如有可能,最好对这些错误的修复内容予以清理,还其本来面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