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VR资源
“中国艺术权力榜”,植物僵尸,一命呜呼吧!
发布时间:2019-11-29
 

 

近日来,“中国艺术权力榜”热闹哄哄,如火树银花,似天上人间,“气质姐”、“牛郎哥”,你粉墨、我登场,彼此馈赠权力,相互大小保健。我就纳闷了,举国上下共克时艰之际,竟然冒出了一齣僵尸大戏,古民谚所谓“饿睡饱唱”,说明有人撸起袖子吃撑了,呈现了一出中国风景线:天上人间。

在天上人间上演了“僵尸闹剧”。

我刚发表了《2019,中国当代伪艺术,寿终正寝吧》,质疑中国当代伪艺术运动,文章中发射了三枚导弹,侥幸命中:

一、中国当代艺术运动的“主体思想”是什么?

二、中国当代艺术运动的“精神诉求”是什么?

三、中国当代艺术运动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果然无人回应,继续撰写下篇,还在选定题目,“中国艺术权力榜”主动送上,非常配合,排排坐当靶子,谢谢了,老夫超度你们。

对于朽木蛀生,仅仅一剑,足以封喉,老夫问一句:“你,哪来的权力?”

 

1、权力不明

中国艺术的从业人员,无论体制内,还是江湖上,职业和兼职,何止千千万万。我奇怪,你们是谁啊?怎么假装“整纸局肠胃”,就艺术“楚王问鼎”了呢?

请“中国艺术权力榜”亮出底牌,敢光天化日炫耀权力,玩弄势力,很好,讲讲清楚“权力”何来?否则,你丫只有一个可能,pi大胡话,不过是捏造了一个子虚乌有的“伪权力”。

权力来源,指数如下:

社会、行政、法律、道德、文化、艺术。

第一条,社会性:经过中国社会民选。

第二条,合法性:经国家民政部批准。

第三条:法律阐释,如何拥有主宰艺术权力的权力。

第四条,道德上,省省吧,免得不堪。

第五条,一帮子没文化东西。

第六条,艺术为幌子,反艺术、反人类。

“中国艺术权力榜”,漂亮一点,出来走两步,说说清楚。

 

2、学理不通

“中国艺术权力榜”几个字,直觉很恶心,完全想不出,会是怎样一个人、怀着怎样阴暗心理,杜撰了一个愚昧之词——艺术的权力。

首先“艺术的权力”一说,学理不通。人类的权力,名目繁多,唯独不能主宰艺术。因为,艺术家绝不可能被主宰,一旦甘于奴役,艺术家的身份标志立马消失,且将不再是艺术家。因为“艺术”源自每一个人的内心世界,谁能主宰他人的内心世界吗?人类世间一切权力,对艺术,毫无办法。

“艺术“乃为一个“专有语词”,随着时代更迭而改变表达方式,艺术家遵从生存感受而创造艺术的表述语言。但是,艺术作为人类精神价值,始终如一,绝无变动。每一个人独自面对所处国家、历史、社会、时代等等外在环境,按照个体生命的内心感受,表达出一份独有的精神反馈,寻找到独有的艺术感悟,以此获取生命意义。假如艺术家没有经过自我觉醒,没有孤独坚守,那么,任何关于思潮、运动、主义之类的大话,都无法成为“艺术”,根本一点,在于缺少了真正构成“艺术”所需的基本元素:精神价值。

我理解的艺术,超越了权力,仅仅参悟生命,最终安抚灵魂。

凡是企图主宰艺术的家伙们,等同于僭越上帝,绝对是一个无耻之徒。如果无耻之徒不是一个,而是一群,毋庸置疑,纯粹是一场人道主义灾难,也就是一个社会毒瘤,“中国艺术家权力榜”正是这样一个社会毒瘤。

  

3、身份可疑

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绘画一向受huang权主宰,而为huang权服务。画院之规范,审美情趣皆须遵循huang帝的个人爱好。画家职称“待诏”,与太监同一级别,画家依附权力中心,生存姿态就是为了获得huang权青睐而匍匐长跪。等同于独立和自由的“艺术”一词,对于中国的画家而言,全然外星语言,彻底茫然无知。事实上,中国历史上压根没有出现过“艺术家”这样一种文化生物。

从学术角度质疑“中国艺术权力榜”评委们,一个个身份都很可疑,譬如其中一位“今日美术馆”馆长,转任“中国美术馆”馆长,再转“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民间、体制、学府,毫无疑问,如此乾坤挪移,艺术成就和学术履历谅必非凡,哈哈,你懂的。

对于这个套路,我将另外篇幅,点名剖析。

言归正传,“中国艺术权力榜”评委构成,属于“体制驽才”加“江湖骗子”套路。一群待诏怀揣“锦衣卫指挥使”身兼天地会堂主。

“中国艺术权力榜”打着艺术名义,完全尸骸化状态,表面上欢乐,私下里鸡贼,完全无视社会现实。现实的苦难,如黄土尘埃,芸芸众生,阿Q、祥林嫂、闰土轮回再世,比比皆是,即使遮着掩着,天下苍生,奄奄一息,唯有那些坚守纯正艺术精神的艺术家们,栖身于社会边缘,苦苦挣扎;沦陷于生存困境,绝望无助;正是他们,为中国社会构筑了一个悲凉的艺术群体。

未来在哪里?中国艺术家应当懂得自重了。这,不仅关乎于人格,还关乎于艺术,主题即:自由。没有自由,哪有艺术?艺术的自由,只有一个:心灵的自由。没有谁,能够阻止心灵的自由,除非是自己。自由的意义,将把一个人的自由,变成无数人的自由,也就是每一个中国人的自由。

所以,我提出中国艺术家标志特征,三点:

一、独立:精神独立。思想自由。

二、反思。“反思以思想本身为内容”,反省以觉悟。

三、忧患。不可忘却底层的人间疾苦。

  

4、为艺术正名

我提出了中国艺术家的硬性标志,有如使用了照妖镜,让“中国艺术权力榜”变成“中国艺术僵尸榜”、“捏造中国艺术的谎言榜”。一个集体、一个族群,长此以往,将谎言化为本能,而浑然未觉,乃至群魔乱舞,究竟是不幸抑或万幸?很难想得通。谎言的天敌,不是“揭露”,而是“不疑”。谎言能够成功,不在于圆满,而是深信。但是,“中国艺术权力榜”并无底气支撑,缘于仅仅展示剽窃西方艺术之赝品,别无所有,而且一不留神,还暴露了马脚,“中国艺术家权力榜”采取了“天上人间”经营模式,完全与“梁家河思想”大唱反调,即使披上了窑洞马甲,依旧不改神秘本色。“中国艺术权力榜”自以为可以羞辱人类艺术,但是,殊不知羞辱艺术而必遭艺术所羞辱,“中国艺术权力榜”被艺术现了原形,还能继续依仗权力吗?还是拉倒吧,别胡闹了。

最后,让你们死得心服口服,请问“中国艺术权力榜”的文化价值,根植于何处?

既然没有“根”,还能够“艺术”吗?

一命呜呼吧!

 

摘录一段旧文,作为结束语:

恰如我的人生经历,验证了一句前人诗歌,演绎开来:我为什么目光凝重,因为眼睛里早已没有了泪水。凝视着一个辽阔土地无垠空间,梦,熔化为艺术土地:纵向的历史,横向的国土,印证了鲁迅所言: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最后插入硬广:

朱叶青的大写意作品,四尺整纸,六尺对裁,每幅:一律三千元人民币。

“中国艺术权力榜”所谓艺术家们,你们谁敢如我,将自己作品售价,定位在普通工薪族的一半月薪:三千。

我用售画价格,藐视你们!且还鬻画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