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货
揭秘NBA:球星10大换号,乔丹特例!
发布时间:2019-11-28
 

意义重大类

对NBA球员而言,号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德韦恩·韦德表示:“我曾经亲耳听很多球员说过,因为某支球队的理想号码已经被占用或者退役,他们便拒绝加盟该球队了。”所以,谁也不会没事儿找事儿就把号码换了,许多号码的更替背后都有着重大的含义。

拉希德·华莱士【30号改36号,2004-05,活塞】

这是一次悲伤的换号,怒吼天尊2003-04赛季加盟活塞之初身穿30号球衣,这是他职业生涯大部分时候使用的号码,但在2005年他将号码修改为36,因为他的兄长在36岁之时英年早逝,拉希德改号码以悼念亡兄。但有趣的是,在身披36号4个赛季后,2008-09赛季,他又将号码改回了30号。

特雷西·麦格雷迪【1号改3号,2009-10,火箭】

1号球衣曾经是麦迪独一无二的标志,伴随他走过猛龙、魔术、火箭三支球队,但是在2009年夏天他突然决定将球衣号码改换为3号,原因是他在那个夏天远赴非洲,拍摄了一支名为《三分》的纪录片,对其触动甚大,在大力宣传推广之余,麦迪甚至将自己的球衣改为3号,只可惜麦迪身披3号为火箭一共只出场了6次。

查尔斯·巴克利【34号改32号,1991-92,76人】

因为感染HIV病毒,魔术师约翰逊在1990-91赛季结束后宣布退役(日后曾短暂复出),时年仅31岁,退役之年尚处于场均19.4分12.5助攻的巅峰状态,因此令多少人唏嘘不已。巴克利为了纪念魔术师,将自己身穿多年的34号球衣改为魔术师的32号,值得一提的是,76人队的32号原本已经为队史传奇比利·坎宁安退役,但球队和联盟都同意巴克利将其重新穿上……

礼让类

这类改换号码多发生在新队友加盟,其中意号码已被占据,但是有许多球员高风亮节,将号码相让于后来人。类似换号多发生在后辈为前辈让路之时,但也有球员对号码浑不在乎,随手就礼让了的事例。

J.R.史密斯【1号改5号,2009-10赛季,掘金】

昌西·比卢普斯【7号改1号,2009-10赛季,掘金】

J.R史密斯在NBA是著名的脑洞流代表,但是在2009年却难得办了一件受人夸赞的事。队友昌西·比卢普斯在2008-09赛季中段加盟掘金,其常年身着的1号球衣当时正披在J.R.的身上,比卢普斯倒也大方,挑选了7号球衣,并解释道:“丹佛野马的传奇四分卫约翰·埃尔维是我最喜欢的球员。”但所谓身披埃尔维的7号多少是为了讨丹佛球迷欢心。好在到了休赛期,J.R.主动提出改穿5号,“只有昌西才配得上我们的1号球衣,他是我们全队的大脑。”

安德烈·伊戈达拉【4号改9号,2004-05赛季,76人】

2004-05赛季,76人队通过交易得到了明星大前锋克里斯·韦伯,生涯中长期身披4号球衣的韦伯发现,76人的4号此时穿在新秀伊戈达拉的身上,难舍自己球衣号码的韦伯便硬着头皮向伊戈达拉提出要穿4号,身为菜鸟伊戈达拉岂敢不从,在联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下,伊戈达拉在2005年2月赛季正进行时将4号改换为了9号,韦伯因此得以从加盟76人之初就继续身披4号。伊戈达拉罕见地完成了一次赛季内部改换号码。不过伊戈达拉并没有白白付出,老大哥韦伯为表感谢出手阔绰,亲自买了一块劳力士手表送给了伊戈达拉。但韦伯一生只穿4号的习惯最终没保持住,两年后被交易至活塞队,该队4号球衣已经为乔·杜马斯而退役,韦伯只得悻悻穿上84号,鬼扯地号称,“我侄子曾梦见我身穿这个号码完成绝杀”。

神秘莫测类

许多球员更换球衣号码时并未公开相关明确原因,因此旁人只能不断加以揣测,种种说法甚嚣尘上,但究竟哪种是正确的,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

科比·布莱恩特【8号改24号,2006-07赛季,湖人】

这是NBA在21世纪最为著名的一次球员更改号码事件,但是科比究竟为什么放弃8号选择24号?至今没有标准答案公布,而舆论对此则是众说纷纭。比较可信的说法是,科比在高中时曾经身背24号和33号两个号码,湖人33号早已为贾巴尔退役,因此科比在1996年入联盟之初就想选择24号。但在科比被湖人选中时,湖人的24号球衣被一名叫弗雷德·罗伯茨占据,虽然他在1996年夏天当即离开,但又一位叫乔治·麦克劳德的家伙穿走了24号,虽然现在看来,这两名球员相比于科比都是无名鼠辈,但毕竟1996年的科比还只是个18岁的高中毕业生而已。其他科比换号码的说法还包括:身穿8号所夺得的三个总冠军,都是作为奥尼尔的副手获得,8×3=24,身穿24号再夺冠,一个价值能抵仨;24秒是NBA一次进攻的时限,科比穿24号象征自己经常投中压哨球;以及24号比乔丹的23号刚好大1……以上种种说法,仅作饭后谈资,不可当真。

保罗·乔治【24号改13号,2014-15赛季,步行者】

作为著名的科比脑残粉,乔治从加入联盟开始就身着与偶像相同的24号,但在2013-14赛季进行中,乔治突然决定改换号码,他先后7次在推特上发布西班牙语单词“Trece”,其含义即为数字“13”,在当时一头雾水的球迷们等到换号决定正式公布,才恍然大悟。乔治为何要更换号码?没有人知道真实原因,但有关让乔治改穿13号的建议倒是有迹可循。2013年5月,ESPN头牌专栏作家比尔·西蒙斯在一篇专栏中第一次提出了类似观点:“我有一个建议,让保罗·乔治这个名字立刻为千家万户所铭记,那就是立刻把球衣号码改成13号,这样他的绰号就可以配合姓名缩写立刻变成‘PG-13’(美国电影分级制度中的特别辅导级,13岁以下儿童需在家长陪同下观看),”西蒙斯如是写道,“然后我们播报比赛就可以说,‘PG-13’正在热身,本场比赛有可能包含轻微粗口与暴力情节。”保罗·乔治在2014年1月登上某著名访谈节目时曾亲口承认,他对这个创意颇为欣赏。但随后不久,保罗·乔治就遭遇了近乎恐怖的伤病,但乐观坚强的他并没有因此退缩,后来被问起改换号码的初衷时,乔治进一步表示:“其实我很糟就开始酝酿这件事,我希望自己能够展露出全新的姿态,但直到最近才下定决心。”那个曾经科比的小粉丝,已不再甘心活在科比的影子里。

脑洞大开类

有些球员更换号码时,他们的解释令你感到匪夷所思,有时甚至自相矛盾,他们脑洞大开之余,我们作为旁观者也是眼界大开。

罗恩·阿泰斯特【15号改23号,2002-03赛季,步行者】【23号改91号,2004-05赛季,步行者】【37号改15号,2010-11赛季,湖人】

阿泰斯特绝对是NBA换号码历史上的传奇人物,他使用过的号码千奇百怪,理由更是诡异莫测,比如加盟国王队时选用的93号,他的解释是,这是为了纪念他在你越的故乡皇后桥区,93是皇后桥(QueenBridge)缩写字母(QB)的数字化形象;而加盟火箭队时选择的96号,理由则是皇后桥区共有96栋大楼;湖人的37号,是为了纪念迈克尔·杰克逊的专辑《颤栗》曾经连续37周排名金曲榜首;尼克斯的51号,则是父亲曾经穿过的号码……你所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能猜到的、不能猜到的逻辑,他全都使用过了。至于3次在同一支球队主动更换号码,第一次更换为23号,表示乔丹是他最崇拜的球员,尽管他在新秀赛季之前就曾弄断过乔丹的肋骨;第二次依旧身在步行者,但为了致敬“坏小子”罗德曼,他就再次改穿91号,结果也正是身披91号时,他挥拳冲向了奥本山宫殿的球迷。在湖人队更换号码时,他又号称希望篮球生涯有一个新的开始,于是又将号码修改为生涯最初的15号。后来索性连罗恩·阿泰斯特的姓名都一并抛弃,改名为慈世平(Metta World Peace)的同时,还打算再修改号码为70号,但换号申请终于被联盟英明地阻止了。他不累,我听着都累了。需要说明的是,各种证据表明,他现在的正式名字应该仍是慈世平,和此后修改的“吾有名”(I have a name)、“潘大福”(The Panda Friend)等名字不同,“慈世平”这个名字是被登记在他美国户口本上的,而且他把一家人的名字都改了,比如他女儿的名字现在就叫“钻世平”(Diamond World Peace)。

特例

所谓的特例,就是以上所有换号码行为所涉及的违规条款,什么启用退役球衣、在赛季内更改号码之类,他一个人都占全了,在NBA能享有如此特权的人,当然只能是他,迈克尔·乔丹。

迈克尔·乔丹【23号改12号,1989-90赛季,公牛】【45号改23号,1994-95赛季,公牛】

乔丹第一次更改号码,是一个如今已经家喻户晓的偶发事件,1990年情人节之时,有不速之客光临了魔术队的客队更衣室,偷走了一件红色23号球衣,结果临出场时乔丹发现自己球衣不翼而飞,不得已找了一件12号球衣临时代替,这件球衣背面甚至连姓名都没有。第二次更改号码相对较为复杂,1994-95赛季,乔丹从棒球场重回公牛,在赛季中段宣布复出,但是因为公牛队已经将其23号球衣退役,乔丹选择了45号。45号是乔丹兄长拉里·乔丹打球时的号码,迈克尔曾经长时间视自己的兄长为偶像,最初选择23号时乔丹曾言,“能比哥哥的一半强一点就可以了”,而首度退役后征战棒球场,乔丹就曾选择45号球衣,重回公牛之时他也就继续沿用了这一号码。但是在1995年的季后赛中,公牛队在东部半决赛中遭遇魔术,系列赛首战,魔术后卫尼克·安德森在终场前从身后捅掉乔丹的皮球,帮助魔术打出绝杀快攻,赛后安德森放言:“45号已经不是从前那个23号了!”结果3天后,安德森赫然在球场上看到了一个身穿23号球衣的乔丹!在公牛队缴纳了25000美元的罚款后,乔丹把自己的球衣从天花板上取了下来,乔丹自己坦言,“穿上这个号码感觉还是舒服多了,”他甚至还提到了自己在天国的父亲,“我会一直穿这个号码直到离开篮球场,23号就是我,我的父亲没看过我穿45号打球,所以我理应作出这样的决定。”虽然改换号码没能帮助公牛在当时战胜魔术,但此后,身着23号的乔丹再也没有输掉过任何一轮季后赛……

声明:本文素材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