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货
东北第一夫人——张学良背后的女人
发布时间:2019-07-08
 

民国时期,才女辈出。林徽因,陆小曼,苏青,张爱玲,萧红,蒋碧微……这些名字,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但在东北第一夫人——于凤至女士的映衬下,她们顿时显得黯然失色。柔弱纤纤的小女子,怎可和心怀家国天下的卓越女性相比肩!

论外貌,于凤至不输于上面列出的任何一位女子。末代皇帝溥仪的弟弟溥杰,他阅人无数,但初见于凤至时,竟禁不住赞叹道:“美得犹如一枝雨后荷塘里盛开的莲”。

论才情,于凤至五岁就入私塾,十六岁便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奉天女子师范学校。即使在嫁给张学良之后,她也并未以少帅夫人自恃,而是主动跑到东北大学做了一名普通的法科旁听生。

我讲到这里,觉得有必要简单介绍一下于凤至的家庭背景,以后绝不累述。

于凤至,1897年生于辽东,父亲于文斗尤善经商,是商埠古镇郑家屯粮栈的老板。于家家境颇为殷实,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富之家。早年间张作霖遭难时幸得于文斗的倾力相助才渡过难关,两人此后结下深厚友谊。数年后在东北乃至全国混得风生水起的“东北王”张作霖为报大恩,钦定自己的长子汉卿和于家女儿凤至结为秦晋之好。

其实这桩婚事也并非大家想的这般简单,头脑精明的张作霖当然也有自己的深谋远虑。

其一,张作霖曾找人为于家女儿算过命:凤至凤至,凤凰降临。福泽深厚,乃凤命也。嫁到张家,岂不可襄助汉卿成就一番宏图伟业!

其二,于凤至比张学良大三岁。“女大三,抱金砖,”那个时候就有此吉利说法。所以从年龄上来看,两人也十分般配。

其三,于凤至长相清丽温婉,品行端庄贤淑,对上恭敬有加,对下宽厚仁慈。此乃长媳之风范也。和张学良在一起,真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儿璧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被众人啧叹的美好姻缘,张学良开始也是不怎么乐意的。他觉得凭自己的显赫家世和出众才学,父亲完全可以从门第相配的大家闺秀里为自己觅得佳人作伴,为什么偏要找一个“小门小户”的女子呢?最重要的是,张学良深受西方“民主,自由”之风的熏陶,很反感父亲这种包办子女婚事的专横做法。

细心的于凤至体察出了张学良的不情愿,于是很快修书一封,详尽表述了自己对这桩婚事的看法。

古镇亲赴为联姻,难怪满腹惊魂。千枝百朵处处春,卑亢怎成群?目中无丽人。

海誓山盟心轻许,谁知此言伪真?门第悬殊难知音,劝君休孟浪,三思结秦晋。

作为一个淹没在文学海洋中的爱好者来说,我不禁为于凤至的文学才华拍手称赞,因为我竟隐隐从中读出了著名词人李清照的韵味。

再百度一下这位少帅夫人的风采,作为一名女生的我,忍不住想问少帅:“佳人在侧,夫复何求?”

东北第一夫人——张学良背后的女人

青年于凤至

想必大家对张学良的故事已经烂熟于心,我在这里也由衷的任性一回:我不想谈张学良在政治上的作为,也不想谈他和赵一荻的浪漫情史。我只想好好的,专心的谈他的结发妻子——于凤至。

民国时期确实出了不少令人称道的才女,其中也不乏姿色和才华兼备的女子。但在伟大女性于凤至的面前,她们瞬间显得格外渺小,而外表弱不禁风,内心却刚强无比的于凤至,渐渐的鹤立鸡群起来,须仰视可见。

于凤至的书信写的情真意切,有理有据,不由得让深受西方自由主义之风熏染的张学良刮目相看。再者,张作霖也对儿子抛下话来:“你的正室原配非听我的不可。你如果不同意旧式婚姻,你和于家女儿成亲后,可以在外面再找女人,我可以不管。”

这番话抛出之后,表面上看来似乎成就了张于这段姻缘,实则却在于凤至的人生里埋下了一颗重磅炸弹。于凤至在去往美国治病之后,赵四小姐渐渐成为张学良情感和生活上的全部依傍。此后于凤至在美国整整望眼欲穿的苦等了张学良半个多世纪之久,直到临死前都没能见上夫君一面。

于凤至曾说过:“救汉卿,我要奋斗到最后一息!”

她做到了,用自己的言行一辈子践行着这句铮铮诺言。

(1) 西安事变发生后,于凤至迅速赶往溪口,三年间不离不弃的陪伴着被蒋介石严密囚禁中的张学良,此期间还要兼做心理医师,安慰开导心情极度颓丧甚至想过自杀的夫君。即使在获悉他们远在伦敦的次子受到纳粹分子飞机狂轰滥炸的刺激,不幸得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后,强忍悲痛的于凤至也没有想要离开过夫君半步。

直到她患了乳癌,生命岌岌可危之时,也不愿离开。张学良一再的苦口婆心劝导她:治病要紧,而且可以在国外为他的正义主张摇旗呐喊,于凤至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夫君,孤身一人奔赴美国治病。

(2) 大家可能不太知晓,于凤至可算得上是宋家的第四个女儿。早年间于凤至就认了宋美龄的母亲做干妈,和宋氏三姐妹的感情也颇为要好。所以在张学良被囚之后,她靠着这层关系,四处奔走求助,在宋美龄面前为夫君竭力求情。最终在第一夫人宋美龄的施压下,蒋介石被迫收回杀汉卿之心,最终改为管束,也就是变相的终身囚禁。

如果你认为,于凤至拼死救夫,甚至舍命相陪,这都是结发妻子应该做的事情。那我偏要为于凤至申辩几句:

一般才女可有如此过人的智谋和胆识呢?所以论胆识,于凤至真可称的上是才女中的翘楚,非一般人所能比及。

而且我最为她鸣不平的是,她对少帅的情意浓到像蜜糖似的化也化不开,最终也没有阻止的了夫君的辜负和背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是于凤至纵容默许了张学良的滥情行为,才使得赵一荻在她赴美治病期间鸠占鹊巢,逐渐牢牢俘获了张学良孤独且不甘寂寞的心。

她的宽容仁慈实在是害苦了自己。想当年,她备受公公张作霖的青睐,从容有序的打理着帅府内的一切大小事务,她的持家才能也赢得了帅府上下一干人等的钦佩和赞叹声。可当一个十六岁的柔弱女学生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并苦苦哀求道:我不要名分,只要可以陪伴在少帅身边,无论是秘书还是侍从的身份,我都不在乎。于凤至忽然不知所措了,心里升腾起一阵阵悲凉之意。

汉卿虽然称呼了妻子一辈子“大姐”,也把她当作自己最敬重的亲人,但亲人怎比得上爱人的难能可贵呢?她作为小字辈忍辱负重,终其一生为帅府勤力操持内务,只为赢得夫君的心。可事实证明这一切只是徒劳罢了!

汉卿不语,一切任凭发妻处置。这无疑是给于凤至出了一道莫大的难题:你爱我吗?爱我当然就要爱屋及乌。于凤至能够做什么呢?把一个楚楚可怜的女学生扫地出门吗?赵一荻已然被家族所抛弃,孤苦无依,汉卿此时是她唯一可依靠的人。最终于凤至做出了让众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她无私的接纳了赵一荻,并与之姐妹相称,甚至在帅府附近为她购置了一幢房子,让她有了一个安身立命之所。

东北第一夫人——张学良背后的女人

中年于凤至

可于凤至的宽容大度注定让自己的后半生风雨飘摇,孤身一人。因为在爱情里,从来不可能有真正的三人行!

于凤至在美国经过多次手术和化疗之后,命终于是保住了,可左乳却被迫摘除了。她虽然身体已残缺,对大洋彼岸深受囚禁之苦的张学良的牵念却分毫未减。

千里之外的于凤至,在病愈后为张学良和自己美好的未来规划并努力实践着。她果然承袭了父亲的经商才能,在华尔街股市一展身手,并顺利挖掘到第一桶金。此后的她一发而不可收拾,纵横变幻莫测的股市,且屡有斩获。

于凤至成了华尔街的传奇,让美国人真正领略了一名中国女性非凡的经商才能。

于凤至没有挥霍股市上挣来的钱,而是把它们大部分投资在了房产上。她时刻在为张学良着想,想着有一天若汉卿获释,可以住的温馨而舒适。

可是,晴天霹雳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来了。张学良居然寄来了离婚协议书,顺带一封言辞恳切的亲笔信。大意是: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想成为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而基督教义里规定基督徒必须遵循一夫一妻制,否则不予洗礼。请求大姐帮我下决定吧!

张学良再一次把难题抛给了和自己患难与共二十余年的结发妻子。

遥想当年在公公张作霖被炸死时,于凤至就极为冷静,她和张作霖的五姨太联手,从容处理这一切突如其来的变故,并给日本特务制造出一种假象:张作霖只是被炸伤了,且并不严重,不久即可痊愈。她和日本人尽力周旋,一直等到张学良从北京回来,顺利接手父亲留下的一切事宜。

这样遇事冷静,处事稳妥的伟大女性,在内心挣扎纠结了无数回之后,再一次以宽容无私的胸怀接纳了这一切变故。

她很快就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并给赵一荻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信中称呼赵一荻为妹,盛赞她对少帅的情意是难能可贵的爱情,并祝愿他们白首偕老!

曾经的东北第一夫人于凤至,晚景颇为凄凉。她和少帅生养的三个儿子由于各种原因早已陆续罹难,只有大女儿和女婿陪伴在侧。

她在弥留之际,要求女儿在她的墓穴旁留一个空位。当然,她是想和自己的毕生所爱可以在另一个世界永远的相依相伴。可是她的最后心愿也终未实现。自己的夫君还是选择了死后长眠于赵一荻的身旁。

东北第一夫人——张学良背后的女人

于凤至的一生,是隐忍的一生。她聪慧,大度,遇事沉稳从容,凡事能从大局着想,又颇有经商天赋。可她也是一个女子,她最渴望得到的爱情,毕生都没有真正眷顾过她。

我崇敬她,没有她,可能就不会有少帅张学良令人称颂的传奇一生。可于凤至呢,她一辈子都在为夫君着想,却从未得到过夫君的真爱。她也许忘记了,在爱情上,从不计较谁付出的多,谁又付出的少。

爱情,只是偶然间的回眸,便认定了这一生我们永远的相依相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