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背景
“我家可养不起闲人,更养不起贵人”她生病卧床,婆婆三两番抱怨
发布时间:2019-07-06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不仅是花家算错了,云家也算错了。

老两口满腹心思的想花染香去讨好夫家,云博远忍气吞声谋划了十年,都敌不过命运的安排——

花染香就那样骤不及防的晕死在了花轿里,耳边还充斥着边城百姓看热闹的闲言碎语,具体说的什么,她却已听不清了。

“我家可养不起闲人,更养不起贵人”她生病卧床,婆婆三两番抱怨

她只知道眼皮好重,她好困,犹如被人施了法催了眠,谁还在不远处声声唤着她,让她离魂脱壳的快点赶去报到。

花染香直觉自己是到了阴曹地府,因为周遭阴森森凉飕飕,冻得她浑身发抖,耳边那人兀自在吵个不休。

都道阎王易躲小鬼难缠,她还不知道这边的规矩,所以不敢轻举妄动,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睁开来看,怕一个闪失触怒了神明。

可是那个吵她的神明偏偏不放过,鼻尖已经凑近了她,咦,他的气息怎么是热的?下一秒,蓦地感觉有个软软的物件贴近了她的唇畔,却狠狠地咬了她一下。

她吃痛,惊叫出声,她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有感觉?眼睛随即也睁开了,这一睁开,顿时吓得她三魂去了两魂半,一下子瑟缩到墙角边。

天哪,自己哪里是在什么冥府啊,这分明是个简陋的茅屋嘛,茅屋久经维护四处漏风,所以才会阴森森凉飕飕。

喷着气的也不是什么小鬼,却是个跟她差不多大的陌生男子,生的很是俊俏,可是好看的凤眼里却蒙上了一股呆滞。咬她嘴唇的,不用说了,就是身前这厮干的好事。

她听过人死复生,以前只道是书上编的故事,或是坊间传的谣言,直到这一刻,她亲身感受了,才觉得原来那是真的。

没等她缓过神来,忽然用破布拼凑起来的帘子被一把掀开了,从茅屋外进了一位妇人,估计是听到屋里的动静了,妇人先看了一眼男子,见他没事才放下心来,再打量了一眼花染香,却是换了冷脸。

“呵,没死啊,没死的话,下午跟我去田里帮忙,你这媳妇倒是娇贵,动不动小病小痛的,你躺着倒舒服,落下的活计全靠我一个人弄。咱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养不起闲人,更养不起贵人。去,先把后厨那盆胡萝卜切了,算是热热身活动活动筋骨。”

“我家可养不起闲人,更养不起贵人”她生病卧床,婆婆三两番抱怨

语气之间尽是不待见,原来现在的身份是这妇人的媳妇,是那冒着傻气的叫做君子影的妻子。花染香翻身下床,还真是躺的够久了,脚刚一点地,就麻的缩了回去。

坐在床边的君子影顿时乐了,拍着掌大笑:“哈哈,媳妇不想下来对不对?媳妇坐回去,闭着眼,我们继续玩亲亲。”

妇人的眉头一下子皱紧了,子影叫她媳妇?平时不都是“姐姐长姐姐短”的叫着嘛,今儿个怎么好意思开口了。

花染香瞧见了,却是以为妇人生了她的气,赶紧握住这位傻相公的手,她还没适应周围,还不知道今夕是何夕,可不想添什么乱子。

可是一上来就是媳妇婆婆的阵仗,她还真是有点吃不消,但还是甜甜的开了口:“子影乖,后厨娘亲看不到,肯定更好玩呢。”

“好啊好啊,去后厨去后厨。”这厮虽傻,动作倒是挺快,力气更是大,像是先前练过拳脚似得,连拖带拽的就把她拉下了地,也没等她穿好鞋子,就这么光着一只脚奔出去了。

想她花染香哪年剁过这胡萝卜,别说剁了,吃都没吃过,花家即便是后来败落了,吃的也比平常百姓家的强,胡萝卜,那是给那为数不多的几个下人吃的。

所以她进了后厨,直接将切菜刀甩在了一旁,和傻相公闲聊起来,当然,闲聊的关键首先是了解自己姓甚名谁。

君子影却以为她病还没好,凑过来,将自己的额头贴上她的,“娘亲说了,不烫了就是好了,好了就不会跟子影一样糊涂了。”

花染香被他这动作,弄得没来由的心头一热,母亲也是这般用额头帮她量体温的,想起母亲,她不禁落下泪来,听闻自己在出嫁的路上死了,年迈的父母该是什么心情啊,白发人送黑发人,该是这世上最残忍的酷刑了。

子影见媳妇哭了,慌了,然后自己哭的更凶,胡乱搓着衣角:“媳妇不哭啊,我保证以后不玩亲亲了,真的,你不要嫌我好不好?我就是控制不住嘛,老想跟你亲近嘛!”

嫌他?花染香止住了泪,怎么,以前这具身子的主人嫌他是傻子吗?

她虽然还放不下身段去做杂务,那是她常年的习惯所然,可是她并没有在心底给别人划上三六九等,她认为每个人都是一样的,都应该受到起码的尊重。

“我家可养不起闲人,更养不起贵人”她生病卧床,婆婆三两番抱怨

所以刚刚子影贴上她的脸颊,她没有抗拒,因为对方智力跟孩童无二,若是放做其他人,她早就暴跳如雷了。

拉过君子影的手,擦掉他脸上的泪痕,花染香柔声道:“我不会嫌你,只是这次我病得厉害了,有些事情不是很清楚,所以要你慢慢地跟我说。”

君子影见她也不哭了,瞬间恢复了神采,一直在旁边嘻嘻笑着。

花染香这才发现,这个傻瓜只有在她面前才是有生命有活力的,这点是那位婆婆办不到的,所以婆婆才会对自己诸多怨言吧。

本来婆媳间的关系就微妙,那是千古不变的定律,儿子好不容易养大了,娶了别人,自此便愿意为别人马首是瞻,愿意为别人掏心掏肺,却有意无意的忽略掉了当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