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背景
电影札记16 海上花
发布时间:2019-07-08
 



98年,我念高一,记得和石头,我们两个满县城找片子看,我们在桥头一家音碟出租屋里看到了侯孝贤的(海上花),那个时候,还只有VCD,现在都有点奇怪,我们那个县城里居然会有这张VCD,那次真幸运,我们还在那家出租铺里找到一张阿巴斯的(橄榄树下的情人)。后来,去北京,回老家,来来回回,我看过次数最多的就是(海上花),我喜欢它,它就像我喜欢的很多物件一样,会让我一直喜欢,以至于依赖上它。


这次重看,那份喜欢一点没有变淡。

接近2个小时的片子,很快就完了,有一刻我觉得(海上花)要是再长个10个小时,都不为过,它的每一刻的(时间)是可以一直延续下去的,或者可以说,它获得了一种(延续的时间),一个真正的可以延绵的无尽的影像时间。古苏语的对话,是这个片子最吸引人的地方。这次重看,也是我深入进去最完整的一次。我体验到了我对它所有的记忆。如果拿掉所有的半野喜弘的配乐,应该会更能把注意力吸进那些人物和器具,是的,是被吸进去,由人物的对话和器具产出的时间吸进去。


它是一个几乎没有漏洞的手工制品。处处沁透着(时间之物)。也许真的是那样,越是制作痕迹重、手段多的产出,会越接近(时间)的抽象之物。我还会重看它。或者换句话说,一种压缩的空间,更能获得一种内在的(时间的空间),小津的(早安),也是这样。


还有很多很多想说的。它是侯孝贤精力最旺盛时候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