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美妆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女子和兄弟两的“感情纠葛”
发布时间:2019-09-03
 

2019年1月4日,枞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办公室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里的老人对刑警们表达了感谢之情。这通电话将办公室里刑警们的思绪拉回了一年前的那一天。

2018年1月9日,小寒第五天,雨夹雪,刮着大北风。之所以对这天的天气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两件事,一个是因为车胎爆了,还有就是一件曲折离奇的案件。


男子猝死家中,警车路上爆胎



那天下班时间到了,我已经和几个同事约好去吃火锅,却被大队长喊住和他一起去原枞阳县老洲镇(现区划调整为铜陵市郊区老洲镇)。我和另外一个同事坐上大队长驾驶的侦查便车,沿着江堤赶往老洲镇。

在车上,大队长向我们通报了一下情况:老洲镇一男子在家死亡,但是其同居的女友身份不明,派出所出于谨慎,让我们过去帮助核实下。

说话间车子就快到老洲镇的地界了,这时候一个意外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听到“嘭”的一声,车身一晃然后就急刹停了下了。我们下车一看,车右后轮胎爆了。

这个江堤本身就不宽,右侧就是长江,我们车子急刹后停下的位置,距离江堤的边沿还不到五十公分,着实惊出一把冷汗。

在我们这个单位,长期以来,都有这样的一种情况:在遇到棘手问题的时候,如果车子爆胎或者有剐蹭,领导都会说是个好兆头,说明转机到了。这并不是封建迷信,其实就是领导安慰驾驶员,避免驾驶员有心理负担。

但是长此以往,在我们中间形成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理暗示。就像这次,车胎爆了以后,领导说了一句:“今天这事好办了”,后来事实也证明了,这个事情虽然曲折、离奇,但确实不难办。

车子爆胎的地点距离我们目的地还有十公里左右的路程,天已经黑了而且风雪交加。

大队长虽然表面上很平静,但是心里却十分着急,决定不等其他车子来接,直接换备胎继续赶路。大队长摇千斤顶,我卸轮胎的螺丝,另外一个同事搬轮胎,我们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换好备胎回到车子里,每个人就像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棉袄、羽绒服全湿了,冻得瑟瑟发抖。大队长把暖气开到最大,一路赶到了老洲镇老洲村村委会。

在村委会里,我们用毛巾把身上的水擦了擦,把外套脱下放在空调口吹,派出所的一个兄弟领来了三份盒饭,我们边囫囵扒几口,边听派出所的兄弟和村干部介绍具体情况。

听几句介绍后,我们三个人吃饭的心思就一点都没有了,完全被介绍的情况吸引住了。


26岁娇妻天天家里戴墨镜口罩



根据村干部及派出所兄弟们的介绍,2017年6月的一天,老洲镇王套村的高某信,与老洲村的谢某萍在医院治病时闲聊,谢某萍说自己32岁的表弟三毛未结婚,高某信说自己92年出生的侄女李情美也未婚,二人一拍即合,决定撮合这两个未婚年轻人,谢某萍就把三毛的联系方式提供给了高某信。次日,李情美就电话联系了在外地打工的三毛,二人通过数日电话、微信交流后,快速确定了恋爱关系,李情美更是只身赶到三毛家中,要求住在三毛家里。作为一个大龄未婚男青年,遇到一个92年的年轻娇妻,三毛干脆也不在外地务工了,回到家中陪着李情美。

按道理这是一个好事,三毛父母心里高兴的同时,却有点纳闷,这个李情美怎么总是戴着一个大墨镜和口罩,连自己的儿媳妇长什么样都没见过。而李情美称自己在杭州一个大皮鞋厂搞设计的,天天对着电脑,怕辐射,戴墨镜和口罩戴习惯了。

很快,这个疑虑就消失了,因为李情美怀孕了。三毛的父母很高心,一边好吃好喝伺候着,一边将这个好事告诉了村里的计生专干。村里的计生专干亲自上门,让戴着目镜、口罩的李情美把身份证拿出来登记,李情美说自己是1992年12月24日出生,身份证落在杭州的皮鞋厂里,身份证号码不记得,怀孕了身体不方便去老洲派出所核实身份。三毛及其父母认为村干这种刨根问底的做法会影响李情美的怀孕心情,很是反对。村干几次上门登记,都被以后会主动登记为由搪塞后,这事情就到了1月9日这天。


男友死亡,女朋友却要和男友哥哥在一起



1月9日凌晨,三毛在家突发疾病,送医抢救无效后死亡。村干部要求李情美一起到派出所开具死亡证明,李情美却在半路上下车,拒绝去派出所。同时还和三毛父母说出“三毛死了,她就和大毛(三毛哥哥,未婚)继续过”这样匪夷所思的话。村干部就把这事和派出所的反映了,派出所赶到三毛家里,查了半天也没有查到李情美的真实身份,准备把她带到派出所里,却遭到三毛父母的阻止,因为李情美是有孕在身的。

此时,三毛的遗体还放在家中的灵堂里,考虑到三毛父母的心情,派出所的兄弟也就没有将李情美带走,而是待在三毛家中看着李情美。同时安排人员去介绍人高某信家里,准备问问李情美的身份,却发现高某信已经大半年未在家中居住了。

听了介绍,我们把介绍人高某信的户籍信息调出来看了一下,发现高某信是1973年12月24日出生的,李情美是1992年12月24日出生的,很是巧合。村干部同派出所的兄弟再次到三毛家中,说是县里来人了,让李情美去下。这下三毛的父母同意了。

我们正在会议室里讨论的时候,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头发染着淡黄,戴着蛤蟆镜和口罩的女性进来了,这是李情美,后面跟着一男一女两个老人,就像贴身保镖一样的是三毛的父母,整体气场很强大。我们责令李情美摘下墨镜和口罩后,场面一时有点冷清,这个脸上出现黄褐斑、眼袋松弛,快迈入老年群体的人,怎么也不可能和一个1992年出生的年轻女性扯上关系。

嫌疑人高某信

仔细一看,这个人和高某信的户籍照片相似度很高啊,再结合出生日期,我们心里有底了。大队长首先问她:“你到底叫什么?”李情美还没说话,三毛的母亲却回答了:“她叫李情美,在杭州的皮鞋厂上班,在杭州还有房子呢”。

大队长决定将李情美带到派出所去问话,三毛的父母这次没有阻止,但是却一直在提醒我们“李情美怀孕了,不能熬夜啊”。

在办案区,李情美一直说三毛不是她杀的。其实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接到法医的通知了,经过尸表检查,初步可以判定是因自身疾病猝死,也就初步排除了李情美涉嫌命案犯罪的嫌疑,但是她虚构真实身份的动机和目的,是我们讯问的重点。经过讯问,李情美坦白了她其实就是高某信,已婚,丈夫常年在外地务工,育有一儿一女,儿子读大学,女儿读初中。她虚构自己叫李情美,然后把自己介绍给了三毛,同三毛同居大半年,期间她以结婚彩礼、支付皮鞋厂员工工资为由,从三毛、三毛父母处骗得黄金首饰、现金等共计六万余元。

三毛父母被骗的首饰


真相信息量巨大,刑警都惊呆了



事情到了这步就明朗了,高某信已具有涉嫌诈骗犯罪重大嫌疑,案件正常办理就行了。但是第二天,也就是1月10日,回家给弟弟三毛办丧事的大毛,主动找到我们,反映其弟弟的女友李情美,把她28岁的表姐“高美婷”介绍给了大毛,高美婷和大毛通过微信确定了恋爱关系,并且二人也在铜陵市区约会过两次,现在这个高美婷也联系不上了,而且这个所谓的李情美其实是73年出生的高某信,那么这个所谓表姐怎么可能就28岁。大毛反映的问题引起了我们的关注,这个高美婷又是谁?就是高某信还是高某信的同伙?高美婷现在在哪?我们又开始了进一步的核查工作。

结果让我们啼笑皆非,这个真实身份为高某信的李情美,在同三毛同居的期间,听说三毛哥哥大毛在外地务工,还没有女朋友,便主动提出把自己28岁的表姐高美婷介绍给大毛。而后,高某信通过微信与大毛进行联系,自称高美婷,就在三毛及其父母的眼皮底下,瞒天过海,上演了一场分身大戏,与大毛谈起了恋爱,二人两次相约在铜陵市区约会,并且高美婷还以结婚为由,从大毛处骗得首饰、现金3.6万余元。

大毛给高某信的部分转款截图

一个73年的已婚妇女,同时与弟兄二人谈起了恋爱实施诈骗而未被识破,已经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但是随着侦查的深入,又一个另人惊讶的故事浮出了水面。大毛、三毛许多钱款是通过微信转账给高某信的,我们对高某信的手机进行检查,发现高某信已经把同大毛、三毛的微信记录删除了,但是我们发现,还有一个叫孙某的人向高某信多次转账,金额共计两万余元。这个孙某是三毛的邻居,但是他怎么也和高某信扯上关系了?我们就联系上了孙某。

孙某说这些钱是他转给他女友高待美的,这个高待美是30多岁,未婚,是李情美的表姐,也是李情美介绍给孙某的,二人也约会过几次。结果不用说,这次还是高某信把自己介绍给了孙某,同孙某约会、恋爱,并骗取了孙某共计5.9万余元


2018年9月4日,枞阳县人民法院以犯诈骗罪,判决高某信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三万元。高某信不服,提出上诉。2018年11月1日,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好了,故事讲完了,各位小伙伴

你们看懂了吗?

小编表示,一开始看完我是比较混乱的

所以,小编特地将人物关系图理出,供大家参考


-END-


素材来源:枞阳公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