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美妆
他当了都市第一美女的老公,还天天被撩
发布时间:2019-10-09
 

第一章:小爷亏了

“什么意思,你让我下山去给别人当个上门女婿,老家伙,你疯了吧?”

陈铁瞪大了眼,看着蹲在地上抓着个酒瓶喝酒跟喝水一样的师傅,忍不住大怒道。

陈铁是孤儿,自小被师傅收养,跟着师傅学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本事,医术武术等,已尽得师傅真传,今年刚够十八岁,原本还想着在山上潇洒快活呢,万万没想到,师傅这老家伙居然让他下山去给别人当上门女婿。

这能忍吗,当然不能忍啊。

蹲在地上的老者,那是相当老了,白发白须,穿着一件灰布长袍,如果不是现在一手提着酒瓶,一手抓着半只烧鸡,吃得满嘴是油的话,还真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

听到陈铁的话,这老者眼睛眯了起来,动作快得出奇,抓着烧鸡的手突然伸出,神奇地掀住了陈铁的后颈,然后抬脚就踢了一下陈铁的屁股,怒道:“小王八蛋,造反了是吧,毛都还没长齐,就敢跟我老子老子的,我抽死你。”

陈铁更怒,说道:“老家伙,既然你都说了,我毛都还没长齐,那你还让我去当个上门女婿?”

老者嘿嘿笑着喝了口酒,说道:“这可由不得你,这门亲事,是我收你为徒时就定下的,你不肯,那我岂不是失信于人了。”

“呵,那就没得谈了,老家伙,我跟你垪了。”陈铁翻了个白眼,怒道。

不过随即,他就嬉皮笑脸地往地上一蹲,看着老者,问道:“老家伙,上门当女婿,也不是不行,我问你啊,那女子是谁家的,有没有山下村子里卖猪肉的六姑娘那么漂亮,要是有的话,那么我吃点亏,答应了这门亲事也无妨。”

老者一呆,然后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山下的六姑娘,其实已经是几个孩子的妈了,身材特壮实——也就是胖的意思,起码得两百斤往上,是个卖猪肉的,整天油光满面。

这得有多瞎,才会将六姑娘当成梦中情人啊。

不过老者随即就怒道:“无论美丑,你要是敢拒婚,我就死给你看,婚约是我亲口应下的,你拒绝的话,我不要脸的么。”

得,老头子连死给你看这种话都说出来了,陈铁就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是拒绝不了了,毕竟,这老家伙可是把他养大的,虽然一身实力还很强悍,但真的很老了,所以,陈铁并不想把他气出个好歹来。

“希望,我那未见过面的媳妇,能有六姑娘这样美貌能干就好了。”

未见过世面的土鳖,连审美观都是歪的。

………

这还是十八年来,陈铁第一次出远门,所以,当走出车站,看着眼前热闹得吓人的繁华都市,陈铁有种看花眼的感觉。

不过很快,他就忍不住摇头,这里是江北市,据说是在整个华国也算得上最繁华的几座大城市之一,不否认江北市确实很繁华,但是呢,女人的质量,实在不怎么样。

“太瘦了,一个个的胸没二两肉,要命哩,都不一定比得过小爷我的胸肌啊,没胸没屁股的女人,跟豆芽菜有什么区别。”

这是陈铁最直观的感觉,事实上在今天之前,他这辈子见过的女人,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有两个是山下村子里的老奶奶,还有一个是六姑娘七岁的小女儿,剩下的就是六姑娘了。

所以,这个土鳖对于女人的看法,自然而然只能以六姑娘作为参考,六姑娘体胖心宽,看着就觉得喜庆欢乐,而且还挺能干,靠着卖猪肉,一年下来能挣不少钱。

最重要的是,六姑娘还很能生,前年就一次生了三胞胎,全是带把的,厉害得一塌糊涂。

在陈铁看来,不仅能干,而且能生,天底下还有比六姑娘更值得拥有的女人吗,没有了,绝对没有了。

因此,看着这车站外不少来来往往的女人,陈铁略微有点失望,自言自语道:“希望林清音不会太过让我失望吧。”

林清音,就是他的未婚妻,这是师傅那老头子告诉他的,林清音这名字还是不错的,就是不知道身材样貌比不比得过六姑娘了。

而且,师傅还说,林清音今天也会到车站接他,关键是陈铁根本不知道林清音长什么样子。

想了想,陈铁吼着嗓子就喊了一句:“林清音,你男人到了,赶紧出来接我。”

这一嗓子,顿时让车站外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安静了片刻,然后,所有人就都摇了摇头,几乎是一致笑道:“这又疯了一个,江北市第一女神林清音的名气,大到连这些一看就是土鳖的家伙都被迷住了么。”

站在陈铁身旁不远的几个路人,更是看着陈铁,忍不住调笑道:“小兄弟,刚从山里出来吧,你也知道林清音,而且你还说是林清音的男人?哈哈哈,小兄弟,别做梦了,天鹅肉不是那么好吃的哦。”

陈铁眨了眨眼,也看着这几个路人,好奇道:“你们也知道林清音?那太好了,我是她未婚老公,听说她是什么清苑集团的总裁,几位大哥,能不能帮个忙,告诉我清苑集团怎么走。”

听到陈铁的话,几位路人顿时笑得前仰后合,其中一个,伸手拍着陈铁的肩膀,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说道:“小兄弟哦,林清音是我们江北市最负盛名的女神,别说是你,就是我们江北市乃至整个江北省,都不知道有多少豪门大族的公子哥惦记着,你呀,听哥一句,别做梦了……哎,哎,卧槽……”

这位路人说到一半,却突然惊呼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不远处的一辆车子,车门突然打开了,一道身影快速下车,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这身影是个女人,一出现,顿时就令全场都变得寂静,实在是因为这身影太过绝色,穿着一身紫色的碎花连衣裙,肌肤胜雪,容貌如仙,大大的眼睛,每眨动一下,都能令在场的男人心脏扑通地狂跳一下。

关键是,这个女人就是林清音,就是江北市的第一女神,能如此近距离见到女神的机会可不多,一时间,就连女人,都看呆了。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林清音居然是走到了刚才大吼了一声的那个土鳖身边,这令无数路人都惊掉了眼球——见鬼,这土鳖真的跟林清音有关系?

林清音现在很怒火,她是被家里老爷子硬逼着来接人的,而且据老爷子说,要接的人还是她的未婚夫,这令她很抗拒,不过老爷子年纪太大了,而且有病在身,所以,既然老爷子说话了,她也不好拒绝。

刚才,她就在车里,陈铁那一嗓子她自然也是听到了,她第一时间就知道,陈铁就是自己要接的人,讲道理,听到陈铁喊出的话,她着实气得不轻,这个土鳖一样的人,张口就说是她的男人,真是……我呸。

“你是陈铁是吧,我就是林清音,跟我上车,我想跟你谈谈。”走到陈铁身前,看着陈铁一身八十年代前的装束,林清音眼角跳了跳,快速开口说道。

因为这家伙刚才喊了一嗓子的缘故,林清音觉得此时自己站在这里,着实是有些丢人,她想不明白,一向疼爱自己的老爷子,为什么一定要自己与眼前这土鳖结婚,这令她心中很是气苦。

事实上陈铁也有些懵,看了眼林清音,他顿时就一脸嫌弃地摇了摇头,说道:“你就是林清音,我的未婚妻?”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了身旁几个路人,说道:“你们所谓的女神,就长这样子?就这样的,跟根豆芽菜一样,也能称为女神?”

顿时,那几个路人,以及林清音,眼角都跳了跳,林清音更是有些怒了,瞪着这第一次见面就让她难堪的土鳖,不忿道:“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很丑?赶紧上车,我没心情和你啰嗦。”

在大庭广众之下,林清音不想与陈铁多谈婚约的事,但陈铁给她的第一印象,毫无疑问,是差到了极点的,她已打定主意,必须要和这土鳖谈一谈,然后划清界限。

陈铁却是又瞄了小脸生寒的林清音一眼,下意识地抬起手就戳了戳她的胸前,说道:“就你这样的,胸都还没我大,没胸没屁股,讲道理啊,你也配称作什么女神,该死的,你还是我未婚妻,小爷这回真是亏大发了。”

这土鳖的眼光实在太过奇葩,在别人眼里惊若天仙的林清音,在他看来,却是比六姑娘差远了。

气氛顿时凝结,林清音瞪大了眼,死死地盯着陈铁,小脸气得通红,这个混蛋,伸手戳了她胸口不说,完了还说她没胸没屁股,这真是——相当扎心,她有种想要与陈铁拼命的冲动。

旁边的几个路人,甚至是车站外在关注着林清音的所有人,此时更是下巴都要惊掉了。

好么,南天市第一女神被人调戏占了便宜不说,还被嫌弃没胸没屁股?

占了便宜还能倒打一耙得如此理直气壮的,这真是我辈楷模啊。

第二章:男人办事,你少插嘴

林清音气到恨不得掐死陈铁,大庭广众之下被戳了胸不说,还被嫌弃了,这对于她来说,还真是从没有过的经历。

不过,那里多人看着,她也不想跟陈铁就这样吵起来,现在就够丢脸了,再吵吵只是陡增笑柄而已。

“立即马上跟我上车,我们需要谈一谈。”忍着怒气看着陈铁,林清音皱眉开口道。

陈无所谓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是得谈一谈,虽然你长得不怎么样,但好歹我们有婚约在,所以,谈一谈也是有必要的。”

林清音眼角跳了跳,陈铁提起婚约,让她异常地烦燥,又不好当着那么多围观的人发火,只好冷哼了一声,说道:“废话少说,跟我上车。”

说完,便向着不远处的车子走去,陈铁撇着嘴,满心不情愿地跟了上去,说实话,对于林清音这个未婚妻,他是不满意的,不过这是师傅定下的婚约,他也不好违背就是了。

近处听到了陈铁与林清音所说之话的几个路人,却集体懵了,我的滴个娘咧,敢情陈铁这个土鳖,还真跟林清音有婚约,这可是个大新闻啊——为毛鲜花的结局,总是会扎在牛粪上呢?

陈铁在旁人看来,穿着寒酸,土里土气的,与林清音相比,还真就是一点都不相配,妥妥的牛粪嘛。

不过,陈铁不会在乎旁人的眼光,而且也绝不会有牛粪的觉悟,反而,他觉得自己亏了,在他眼中,天生丽质,容颜绝世的林清音,其实就是根豆芽菜,完全不符合他的审美观。

随着林清音走到车子旁,刚想打开车门上车,却突然听到了一阵震耳的轰呜声,一辆炫酷的跑车在不远处的大路上捌了个弯,竟然向着这边极速冲了过来。

一时间,本来因看到林清音而纷纷驻足的路人,顿时乱成了一锅粥,纷纷躲避,生怕迟了,就会被那辆跑车撞死。

“天啊……”

突然,躲避的人群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呼,在跑车的前方,竟然有个小女孩,傻傻地站在原地,浑然不知身后有辆速度飞快的跑车冲过来,随时会要了她的命。

“这辆车,是阮南的,他疯了吗,这是要撞死人?”林清音也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这辆车她认识,是属于阮家大少爷阮南的,阮家在江北市属于顶尖家族一列,而阮南身为阮家大少爷,平常行事便霸道惯了,但现在驾车横冲直撞的,也不怕撞到人?

更关键的是,这个阮南时常纠缠于她,现在,看到阮南开车肆无忌惮地冲了过来,让她心惊的同时,也不免升起了极度的厌恶,但最让她揪心的,却是挡在跑车前的小女孩,如果阮南还不刹车,甚至是现在刹车,都会撞上小女孩。

“小心,快走开……”她忍不住喊了一声,跑车离小女孩已不过十余米了,但车速却一点都没有慢下来,这让一向冷静的她,都惊慌了起来。

“完了,要撞死人了……”躲避在一旁的路人,这时也完全懵了,不过,没人敢冲出去救人,因为冲过来的跑车车速太快,根本就救不了。

眼看悲剧就要发生,就在这时,林清音却感觉到,自己身旁,一道人影嗖的一声冲了出去,几乎是与那辆跑车同时到了小女孩的身前。

她惊慌得差点又大叫起来,因为冲出去的人,是陈铁。

陈铁动作极快,瞬间抱住了小女孩,然后身子一横,背对跑车,下一刻,跑车便已撞上了陈铁,将之撞飞出七八米外,扑通一声跌在地上,不过,陈铁却由始至终,都死死地护住小女孩。

直到这时,跑车才吱的一声,来了个漂亮的甩尾,终于是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有些失神,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纷纷冲向了陈铁与小女孩,被撞飞七八米,没人知道陈铁和小女孩,还会不会有命在。

陈铁心里在骂娘,被速度如此快的跑车撞了一下,便是他,体内的气血也在翻腾不休,险些便是一口血喷出来,而且,不只如此,他发觉自己左手手臂剧痛不已,很明显,臂骨断了。

不过,他顾不上这些,第一时间看了眼紧紧抱着的小女孩,这小女孩眼睛瞪得大大的,明显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然后,哇的一声便大哭了起来。

这倒是让陈铁松了口气,小女孩没什么事,甚至是连皮都没擦破一点,刚刚的情形实在是万分紧张,他拼尽了全力,总算没让悲剧发生。

他自己倒是受了不轻的伤,但他不在乎,跟着师傅修行的曰子里,他受过比这更重的伤,休养一段曰子就行。

任由冲过来的路人将小女孩抱起,其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抱住了小女孩嚎啕大哭,明显是小女孩的母亲,看到小女孩没事,激动得整个人都疯了。

看着这种情形,陈铁也是很高兴,如果他动作慢上一点,那么,这年轻母亲得难过到什么地步呢。

还有不少人冲过来想将他扶起来,但他忍着手臂断掉的剧痛,自己就站了起来,无所谓地说道:“我没事,大家不必担心我,死不了死不了。”

一时间很多人又傻了,目瞪口呆地看着陈铁,娘咧,被撞飞七八米远,拍拍屁股自己就站起来了,仿佛一点事都没有,这还是人吗?

陈铁却不管众人是何反应,眼睛已然盯上了那辆跑车,抬脚就想走过去。

“小兄弟,既然没事,还是不要找麻烦了,我认得这辆车,是阮家大少爷的,这人就是个恶霸,最好还是不要招惹,否则,在江北市,没几个人能扛得住他的报复。”一个路人眼看陈铁要向那辆跑车走过去,连忙拖住了陈铁,好心说道。

陈铁咧了咧嘴,笑道:“没事,谢谢提醒,不过我就是过去跟他讲一讲道理,不会有事的。”

说完,他便再次朝跑车走了过去,恶霸么,呵呵,那又怎么样,撞了他,那么这事没完。

恰在这时,跑车的门打开了,一个穿着名贵的订制西服,手捧鲜花,十分俊秀的年轻人从车里走了下来,皱眉看了人群一眼,他知道自己撞了人,但是却不太在意,捧着鲜花,几步就走到了林清音身前。

这年轻人自然是阮南,刚刚他突然看到林清音的身影,开着车便冲了过来,至于差点撞死人,在他心中却不是什么大事。

“清音,你怎么会在这里,恰好,我请你去吃饭吧,你拒绝我很多次了,这次总该答应我了吧。”阮南手捧鲜花,递到林清音面前,一双眼盯住林清音完美到极致的身材,下意识便流露出了色魂予授的表情。

他打林清音的主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在心里,他早已发誓,无论如何,他都是要得到这个女人的。

撞了人却看都不看一眼,竟然是第一时间就去邀请女神吃饭,这种作派,让大部份路人都露出了怒色,不过却没什么人敢管闲事。

阮南的名声在江北市十分响亮,那就是个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惹了他,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即使再愤怒,众人也只能在心中狠狠地骂一声畜牲了。

林清音却是深深地皱起眉头,看着阮南,冷冷地说道:“你喝酒了?你知不知道,你刚刚撞了人,你就不怕出事,太过份了,还去吃饭,你这种行为,与人渣有什么区别?”

从阮南身上,她闻到了浓烈的浓烈的酒气,这让她很愤怒,喝酒开车撞了人却还若无其事,简直可说是毫无人性。

她刚刚也想冲过去看看陈铁的情况来着,但人太多硬是挤不进去,不过随即她就发现陈铁站了起来,这让她松了一口气,对阮南,她却也不准备留什么情面了。

“挡着我的路,撞了也就撞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清音,我邀请了你这么多次你都拒绝,这是看不起我么,这次,无论如何,你都得陪我去吃饭。”阮南确实是喝了很多酒,啥事干不出来,听到林清音又拒绝,顿时冷着脸,就想去拖林清音的手。

“撞了我还没有个说法,现在又想动我的女人?你这是欠管教啊。”就在阮南的手碰到林清音之前,陈铁抱着断臂挡在了阮南身前,冷冷地说道。

虽然说他不太看得上林清音,但是林清音毕竟与自己有婚约在,岂能让他人动手动脚,并且,撞了自己,以为不用给个说法么。

阮南的脸色顿时也冷了下来,还从来没人敢当面说他欠管教的,盯着林鱼,怒道:“我不管你是谁,立即给我滚,否则你会后悔的,在江北市这一亩三分地,还没有谁敢管我阮南的事,老子撞死你,你也白死。”

陈铁眼睛一眯,嘴角露出了一丝冷咧的笑容,突然踢出了一脚,狠狠地踢在了阮南的两腿之间。

“嗷……”阮南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双手捂着胯下砰然倒在了地上,惨叫声惊天动地。

这突然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有些看呆了眼,林清音也是猝不及防,反应过来后,也顾不上什么了,立即拖住了陈铁的衣服,担心地说道:“你怎么就动手了,你知道他是谁吗,打了他会很麻烦的。”

陈铁顿时怒瞪了她一眼,说道:“我管他是谁,打的就是他,男人办事,女人插个什么嘴。”

说完,又是一脚踹在了阮南身上,将阮南踹得嗷嗷直叫。

第三章:你都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本来车站外人来人往,嘈杂不堪,但现在却变得有些寂静,所以阮南的嗷嗷惨叫就显得特别凄惨响亮。

事实上,围观的人心中都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这个叫陈铁的,不仅调戏了江北市第一女神林清音,接着匪夷所思地救了小女孩,现在又将出了名嚣张跋扈的阮南揍得嗷嗷直叫,彪悍得简直一塌糊涂。

林清音也张大了小嘴,有些失神地看着陈铁,什么叫男人办事,女人少插嘴,这人怎么能这么霸道?

而且,这人难道就不知道惧怕为何物吗,一言不合就敢动手揍阮南,这可是个不小的麻烦。

她比所有人都更明白阮家在江北市的势力有多大,在黑白两道都说得上话。

而阮南,那就是个混世魔王,没事还想闹点事出来呢,现在被陈铁这么当众揍了一顿,不用说,以后必然要与陈铁不死不休的了。

虽然是对婚约十分不满,但是,她还是再次拖住了陈铁的手臂,附在陈铁耳边轻声劝道:“别打了,再打下去,到时阮南报复起来,吃亏的绝对是你,懂吗?”

陈铁转头古怪地看了林清音一眼,伸手推了推她,怒道:“你靠我那么近干什么,搞得还以为你要亲我,吓我一跳,另外,我会怕他报复,他以后再敢惹我,我还抽他。”

林清音顿时气结,她一番好心被当驴肝肺就算了,这土鳖还以为自己想要亲他?

我呸,这家伙不自恋能死还是怎样啊,讲道理,林清音只觉得快要气炸了,简直不可理喻。

怼了林清音一句,而且把撞了自己的阮南揍了一顿,陈铁只觉得神清气爽。

“以后开车小心点,否则我不介意再替你爹教你怎么做人。”看了地上惨叫不绝的阮南一眼,陈铁冷哼一声说道。

阮南痛得眼泪都流下来了,这辈子都没那么丢脸狼狈过,听到陈铁的话,他倒是停止了惨叫,咬牙说道:“这个仇我记下了,有本事你现在打死我,否则,死的就会是你。”

陈铁哈哈一笑,对于阮南的威胁根本不在乎,说道:“行啊,想要找麻烦,尽管来。”

在山上时,跟着师傅修行了那么久,天天被师傅逼着修炼就算了,现在下山,陈铁可不觉得自己被人撞了还得忍气吞声,否则跟着师傅学的一身本事,岂不是白学了。

当然,也是因为明白自己有多少本事,他才会毫无顾忌地出手教训了阮南,一般的人,对他可没什么威胁。

虽然没见过多少世面,但他却有着山里人的精明。

不再理会阮南,陈铁看向了林清音,淡定说道:“走吧,找个清静地方,我们得谈一谈。”

此举正合林清音的心意,这一眨眼就发生了那么多事,她也不想呆下去了,狠狠地瞪了一眼陈铁,说道:“跟我上车。”

直到将车子开上马路,林清音仍然觉得心绪难平,想了想,她不得不说道:“你知道阮南背后家族的势力有多大吗,你动手打了他,知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即便是我林家,也不一定保得住你。”

陈铁皱了皱眉,林清音这话,他很不爱听,当下说道:“我揍他是因为他差点开车撞死人,难道你觉得他这样做的是对的?另外,你是不是搞错了,我自己做的事,才不需要你林家保我呢,你能不能别自作多情。”

林清音顿时又被怼得想吐血,她只不过是想提醒这混蛋小心阮南的报复而已,这就成了自作多情?

“土鳖,自大狂,真是气死我了。”林清音在心里将陈铁骂了个体无完肤。

作为清苑集团的总裁,而且还是公认的江北市第一女神,别人见到她都会客客气气的,可是眼前这个土鳖,由始至终都没给过她好脸色,这真让她气到抓狂。

“行,别的我不说了,我们的婚约总该谈谈吧,虽然家里老爷子逼着我跟你结婚,但我觉得我们真不合适,所以,如果你愿意放弃这一纸婚约,那么我可以给你一些补偿,如何?”林清音深吸了几口气,回复了冷静,这才又说道。

陈铁眼睛顿时亮了,林清音的提议,他恨不得马上就点头同意,但想了想又不敢,师傅让他下山是来当上门女婿,而不是来退婚的,如果他真敢玩一出退婚的戏码,那么师傅那老头子绝对也会给他来一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

跟着师傅修行了那么久,陈铁可是十分了解那个老头子的——简直是一点节操都没有。

“不行,婚约我是不会退的,虽然你长得也就这样,但是我既然来了,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陈铁说道,一幅没得商量的态度。

林清音咬了咬牙,要不是正开着车,她真想扑过去跟陈铁拼命,什么叫我长得也就这样,什么叫我以后就是你的女人?能不能别说得那么理所当然啊混蛋。

心中有种想哭的冲动,林清音觉得自己平常也是个十分冷静大气的人,但面对陈铁,她总会轻易被气得想咬人。

有点气糊涂了,前面的出口亮了红灯林清音都差点没留意到,当下立即是死命踩了一脚刹车,车子骤然停下,陈铁身体免不了一晃,皱眉哼了一声。

“天啊,你受伤了?”林清音看了一眼陈铁,这才发现陈铁的左手臂的衣袖,竟然已被血染红,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陈铁无语地看了她一眼,很想说一句你是不是瞎,无论怎么说我刚才也被车撞了好吧,你现在才发现我受伤?

“我送你去医院,你再忍一忍。”林清音也立即想起了这家伙被车撞的事,主要是陈铁表现得太过轻松,被撞了还有力气将阮南揍得死去活来,让她一时大意了,现在,看这家伙衣袖的血迹,估计伤得不轻。

不过陈铁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找个安静的地方吧,我自己能处理。”

只是臂骨断了而已,他自己就有无数种方法可以处理,去医院就是多此一举。

“你在开玩笑?”林清音惊异道,被车撞飞七八米,而且手上流了那么多血,不去医院这是想死吧。

陈铁眯了眯眼,看着她,说道:“算了,在车上我也可以解决。”

说着,立即将一直挂在脖子上的破旧帆布背包放到腿上,这背包里放着他的全部家当。

从背包里取出一盒黑色的药膏,然后他一把将自己左手的衣袖扯掉,整条手臂都血淋淋的,除了臂骨断掉之外,手臂处还有着一道深深的伤口。

纵然他一身实力远远比普通人强大,但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为了救人,受伤总是难免的。

他伸手摸了一下自己手臂的断裂处,立即便明白只是轻微的撕裂与移位,这让他松了一口气,手掌一用力,咔的一声,便将断臂接上了。

痛当然是很痛的,不过还在他的承受范围内,接好了断骨,他又将黑色的药膏抹在了手臂的伤口上,本来还在流血的伤口,抹上药膏后,竟然就立即神奇地止血了。

接着他从帆布包里拿出一卷麻布,熟炼地将伤口与断骨处包扎了起来。

然后,搞定收工,整个过程也就不到一分钟而已。

林清音已经看得目瞪口呆,脸色发白,说话都有些哆嗦了,问道:“你,你不痛吗,这样没事吧,要不还是去医院看看?”

平常便是割破一个小伤口,她都觉得痛到想流泪,所以,她实在难以想象,陈铁怎能如此镇定自若地处理他自己如此恐怖的伤口。

陈铁看了她一眼,以前他受过无数次比这更重的伤,现在这根本不算什么,当下淡定道:“你每个月流一次血都没事,我这能有个屁事啊。”

“什么每个月流一次血?啊,你,你这个混蛋,无耻……”林清音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脸上立即红透,又羞又气,江北市的第一女神,险些就给气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