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天天
剧本超市百部优质剧本:悬疑犯罪电影《精疲力竭》
发布时间:2019-09-25
 

甄选百部优质剧本

剧本超市现甄选出100部优质的影视剧本,我们为您提供启动资金、项目策划案、影视资源,一切由你操盘!如果你喜欢这个剧本,请认真填写认领信息报名,通过审核后会有工作人员与您详细沟通!

长按识别二维码填写认领信息>>

海量优质项目+优质影视资源+独特运作方式

剧本详情


剧本名称:精疲力竭

可开发:电影

剧本完成程度:已完稿

题材:犯罪、黑色幽默、悬疑

一幕发生在现实都市里的荒诞剧,一个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故事。

故事梗概

正天公司业务经理萧义和老板宋正天的妻子林茜原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当宋正天知道两人藕断丝连的时候计划陷害萧义,萧义为了避免被害决定偷取宋正天贩毒的犯罪证据,于是萧义利用出差公干的时候悄悄赶回,夜晚潜入宋正天办公室,谁知道正好撞见宋正天,两人冲突之时,萧义抢过宋正天的手枪将其打死。

萧义伪造了现场,带着宋正天的枪匆匆离开,可就在正准备驾车离开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打火机留在现场,懊恼的萧义只好反身回去寻找打火机,慌乱的萧义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忘了锁车门。

厄运的序幕拉开了。

萧义找到打火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帮蠢贼的鲁莽又将萧义活活地困在了货运电梯里, 第二天早晨,被折腾的精疲力竭的萧义刚走出货运电梯,就被警方抓捕。令他匪夷所思的是杀害宋正天嫌疑人不是他,而是两个毒贩。

原来就在萧义忘记锁车的时候,被蠢贼阿龙和阿丽看见,两人不管不顾的偷取萧义的汽车慌忙逃窜,在路上发生了车祸,争吵打斗中,冲动的阿龙开枪打死了两个正准备第二天和宋正天交易的毒贩,而所有的嫌疑都落在了车主萧义和他车上包里的身份证上。

最后根据林茜提供的线索,警方很快抓获了潜入正天大厦偷窃的两个窃贼,并迅速出击,一举抓捕了正要潜逃的偷车、杀人犯阿龙和阿丽。

一环错,环环错,没有什么是偶然的,每一刻都是命中注定。萧义暗自庆幸时,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传来:有人拍摄到了他杀宋正天的视频。更让他苦不堪言的是,此人竟是林茜请的婚姻调查咨询员,本来是调查宋正天的,却拍到了他杀人的情景。对方的条件是封口费300万,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次性付清。

失误一次的刑警队长周正调整方向,这次从死者宋正天着手,警察很快盯上宋正天的手下赵军,赵军奉宋正天之命也一直在调查萧义和林茜。

同时死去毒贩的老大洪哥赶到,得知宋正天死亡后为了挽回自己的损失将赵军扣押,无奈的赵军只好和洪哥合作,赵军在跟踪林茜的过程中,发现了林茜在这段时间经常去她二叔开的兑换外币的店铺提取大量现款,于是和洪哥商量打劫林茜。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古老的故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林茜、萧义在店铺提款和敲诈犯交易,洪哥伙同赵军入室抢劫,忙乱中惊动警方,面对警方的重重包围……

一番匪夷所思的劫案,急转直下的反转,众犯机关算尽,最后终究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人物小传

萧义―――男,36岁,正天公司业务经理。

宋正天―――男,40岁,正天公司老板。

林茜―――女,32岁,宋正天之妻。

程锐―――男,42岁,市刑警队队长。

周正―――男,37岁,市刑警队副队长。

王浩―――男,23岁,大学刚毕业的年青干警。

阿龙―――男,25岁,偷车贼。

阿丽―――女,20岁,偷车贼。

赵军―――男,25岁,宋正天的手下。

刘伟―――男,38岁,林茜雇佣的婚姻咨询公司经理。

小强―――男,23岁,刘伟手下。

小珍―――女,21岁,刘伟手下。

洪哥―――男,35岁,毒贩。

剧本片段

165,二楼,日内

枪声惊动了萧天佑等人。

 

166,烟酒店门口,日外

这时正好两个保安骑着摩托车出现,听到枪声吓的停车。

子弹全打在面包车的车身上,发出清脆地“铛,铛,铛”三声,火花四溅。

吓得跑到半路的劫匪个个抱头,折身回窜

王浩看着自己拿枪的手,手在不由自主地紧张颤抖。

“哗啦”六劫匪仓皇窜回店铺,抓住小林挡在面前。

 

167,二楼,日内

萧天宇佑对大家说道:我看看去。

萧天佑慢慢的走向门口。

 

168,烟酒店,日内

店里一片狼哭鬼叫。

洪哥怒问赵军:怎、怎么个回事?

赵军也是一脸不解,急的也结巴了,反问:怎、怎么会、会有警察了?

眼看到手的钱要成泡影,胖马仔急喊道:狭路相逢勇者胜,跟他拼了。

马仔甲:拼你大爷个头,我们就一支枪。

胖马仔:他也就一人。

马仔乙:好像不是一个人,他身后……

马仔甲:你怎么知道就一人?你出去看看,你倒是敢出去看看啊?

瘦马仔急问洪哥:怎么办?这里连藏都没地方藏身。

洪哥早已慌了神,脑袋“滴溜溜”转了两圈,看到一楼全是柜台,实在是没办法躲,

本能地指向二楼:上楼。

 

169,  旺达烟酒店二楼客厅,日内

萧天佑正站在门口朝楼梯下观望,就看见洪哥等六个人从楼下凶神恶煞冲进二楼客厅。

吓的五人张着嘴、瞪着眼,失声无语,满脸不解。

瘦马仔冲到窗前,看了一眼,又奔回到洪哥面前:我好像看到有巡警骑摩托赶来。

洪哥冲到老林面前,用枪抵住老林:我知道你是这家店的老板,说,怎么回事?

老林吓的脸发白,身子直筛糠,哆哆嗦嗦:我哪,哪里知道?

洪哥:怎么就这么巧,他们怎么知道有情况,怎么来的这么快?是不是你报的警?

老林:我没有,你、你都看到了,我根本没、没时间打电话。

洪哥装作开枪状:别逼我,快说,不说,我蹦了你。

瘦马仔:就算问出,又有啥用?都已经被围住了。

胖马仔:别开枪,别开枪,开枪就是死罪啊。

洪哥回头一巴掌:你他妈的晦气。

瘦马仔对赵军叫嚷:我们兄弟这次是被你害死了。

胖马仔指着赵军:老大,我现在开始怀疑是这个家伙坏事的。

赵军瞪大眼珠:我引的警察,我一路上不是跟你们一起的吗?

“都别吵了”,洪哥一挥手,大呵一声:听……

(OS):屋里一下静了,就听到外面王浩的喊话: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凶器,认罪伏法,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洪哥又一次揪住老林:有没有后门?快说。

老林:没有,进出只有一条楼梯口。

胖马惊慌的:地下通道,走地下通道。

众人吃惊的看着胖马仔,胖马仔无感继续追问:有没有地下通道。

老林苦着脸:哪有什么地下通道?

洪爷一巴掌抽了胖马仔的头上:你是傻了还是电视看多了?楼上怎么会有地下通道?

瘦马仔问洪哥:老大,怎么办?

赵军一跺脚,发狠地:洪爷,事到临头,只有拼出一条生路。

手一指萧天佑等人:现成的人质,拿他们做挡箭牌,杀出去!

林茜、老林、小强、萧天佑、刘伟一齐惊恐地看向洪哥。

洪哥豁然站起,一扬手中的枪,正要发作:

 

170,  旺达烟酒店门口,不远处,日,外

听到枪声迅速赶到的众警察分散埋伏在树后、车后,端着枪,一起对着烟酒店门口。

王浩对着大喇叭:里面的人听清了,乖乖地放下手中的武器投降,刚才都没走成,现在就更不用想了,胆敢负隅顽抗,罪加一等……。

 

171,  旺达烟酒店二楼客厅,日内

洪哥一下子泄了气,呆呆地一屁股坐下。

众人无语,或恐慌、或畏惧……

 

172,  旺达烟酒店门口,不远处,日,外

一辆三菱警车拉着警报和一辆帕萨特疾驶而至,车胎“磁,磁,磁”擦地的急刹声。

两车里分别冲出周正,程锐等。

 

173,    南山区海晴花园,一民宅,日内

小珍正坐立不安……

一会看看座机电话,一会瞧瞧手里的优盘,一会望望墙上的挂钟。

挂钟显示:16:35。

小珍终于忍不住,拿起电话就打……

 

174,   旺达烟酒店二楼客厅,日内

劫匪、人质双方都正惊魂不定。

厅里静的可怕,似乎有一颗炸弹随时可能引爆。

(OS):

“亲爱的小猪,为什么,你会背着我去,爱别的猪。噢,小猪失恋了”。

一阵凄凉嘶哑的男童音的手机铃声骤响。

众人纷纷转头搜寻,目光全集中到铃声的源头——刘伟身上。

刘伟很是尴尬、不好意思、满脸陪笑地赶忙掏出手机接听:喂……

赵军一下炸了,怒吼着:我砍死你……

冲过去,挥舞手中的利斧,一把夺过手机,不由分说,狠狠地摔在地上……

 

175,   南山区海晴花园,一民宅,日内

刚打通电话的小珍。

(OS):

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声怒吼“我砍死你。”

紧接着,“啪”的一声碎响。

吓的手中的电话“哐”的跌在地上,脸当时就变了色,嘴里念叨:出事了、出事了……

(闪回):

刘伟悲凉地:那就是说,我和小强不仅没拿到钱,还遭不测了。

脸色突变,瞪圆双眼:既然林茜反水,那只能你不仁我不义,你就把这只我拷贝的优盘送到最近的派出所。

(闪回结束)

小珍拿起优盘,慌慌张张地摔门而去……

 

176,  旺达烟酒店门口,不远处,日,外

一辆军用卡车驶到,从车上跳下十几个荷枪实弹的特警。

带队的警官快步来到程锐面前,“啪”的敬礼:程锐同志,特警支队三分队全体赶到。

程锐握住警官的手:辛苦了,请同志们分散开来,告诉大家,劫匪手上有枪,屋里

有人质。

 

177,  旺达烟酒店二楼客厅,日内

二楼客厅里,仍然是一触即发之前的焦灼状,静的可怕。

(OS):

只听见“滴答,滴答”的挂钟声。

(镜头摇)

墙上的挂钟:4:40。

萧天佑率先打破僵局,他走过去坐到洪哥的对面。

萧天佑:能听我说几句吗?

洪哥无助的双眼迷茫地望着萧天佑。

萧天佑:这样拖下去,只会越来越麻烦,是吧?我倒是想了个好办法。

洪哥无奈地:事情搞到这种地步,还能有什么好办法?你不是就想让我放了你们吗?

你别做梦了。

萧天佑:那你还想冲出去?。

洪哥虚张声势:要死,大家一齐死。

萧天佑:这又何必了?大家无怨无仇的,不都是为了求财吗?搞成这个局面,谁都不

愿意,我们应该心平气和,在互惠互利的原则下,采取一个折中的办法,找到一个平衡

点,尽量让双方都满意。

洪哥眨巴眨巴眼睛:哎,我怎么听着像是“加入世贸组织”谈判。

萧天佑:不奇怪,人生本来就是由一场场的交易谈判组成。

洪哥自嘲地:我这都快蹲大狱了,还互惠互利?还人生?你就忽悠吧?

萧天佑站起来,双手架在桌子上,煞有介事地盯着洪哥:你看着我,看着我的眼。

瘦马仔:我大哥为什么要看着你?

萧天佑:因为我要他看着我,现在看着我,看着我的眼。

洪哥看着萧天佑的眼睛,似要读懂什么。

萧天佑:现在,告诉我,我是在忽悠你吗?

洪哥泄气的低下头:他妈别绕圈子了,你有什么办法啊?

萧天佑坐下:就这样放我们几个出去,你肯定不甘心?也不符合双方互惠互利的原则。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大家能聚到这个屋里,不都是为了求财吗?不都是在做一笔买卖吗?做工厂生产产品是买卖,开商场、“加入世贸”是买卖,杀人放火抢劫也是买卖。既然是买卖,我们就不妨照着生意场上的做法,把这个游戏玩下去。

众人全部被萧天佑的话给吸引了,都津津有味地听着。

萧天佑:既然是买卖,就有赔有赚。生意上的秘诀不是要赚多少,而是怎么避开风险。当然了,风险无处不在,那就只能尽量降低风险系数,把代价降到一个自己可以承受的底线,这样,你才可能还有底牌,他日还能东山再起的机会。

洪哥一本正经地:我的底线到哪里?

萧天佑很坚定地,用一根食指指点着洪哥,一字一顿:三年牢狱,你为这次打劫付出的代价就是三年牢狱。

洪哥冲口而出,更坚定地:不可能,最少也得十五年,你以为我是法盲啊?你在糊弄我?

萧天佑:你是不是法盲我不清楚,但,我绝没有糊弄你。

萧天佑手一指店铺老板老林:只要我二叔,受害的当事人,肯帮你说话,也许都不用坐三年。

洪哥两眼求助似的望着老林。

老林赶忙走上前:我愿意帮你,我不说你打劫。

洪哥欣慰地:你真的不说我打劫?

老林:真的,我不说。

瘦马仔突然插话:我不信,你们怎么可能帮我们说话?

胖马仔:是啊!

赵军:怎么可能?

马仔甲:胡说八道。

马仔乙:蒙人。

洪哥一下惊醒,双眼一瞪,放着凶光,咄咄地盯着萧天宇。

萧天佑迎着他的眼光,不慌不忙:很简单,你们知道,我二叔表面做的生意是卖香烟,那么为什么他能瞬间筹到300万人民币,一旦打劫的事爆光,他洗钱的事也就纸包不住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