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沂水美食:山旮旯里吃鸡
发布时间:2019-08-01
 

最好吃的鸡当然是本地鸡苗、土法散养的“柴鸡子”,特别是山旮旯老妈妈们放弃了鸡腚眼子银行后,那些才有闲空出去谈情说爱打野撒欢的大公鸡。一般人觉得“柴”意味着皮糙肉厚咀嚼肌吃不消,但也得鸡到了“物老成精”的地步,要是养个三五年的老鸡,“柴”恰恰是土生土长、紧致劲道有嚼头的溢美之词。“生子当如孙仲谋”,而吃鸡就当吃柴鸡子。



院东头镇西墙峪是抗战时的堡垒村,一山之隔的南墙峪就是“沂蒙红嫂”祖秀莲的婆家,如今已经依托这些丰厚的历史资源发展开了红色旅游产业。而在深山旮旯子里的打野的柴鸡子们,才能在天亮打鸣、下蛋抱窝的固定生活模式中解放出来,以其臻美的滋味,结识了越来越多的天南海北人。

大老张的“农家乐”就在进村第一家,山根子下有一盘他拾掇利索的庄户园。因为多年前的一场生产事故,大老张缺了一条胳膊一条条腿,半丕身子的人幸亏有东北媳妇里里外外照顾打理,尤其是炖鸡出了名之后,生活才日渐滋润。

酒香不怕巷子深,吃鸡不怕路途远。从城里赶到西墙峪六十多里路一个来小时。好在临走之前先打电话联系,说明几个人就行了。到了的时候鸡已经炖在土灶的铸铁印锅里。按照“农家乐”的建设标准,锅炉里清一色地贴了瓷板砖,一溜蹲着小耳朵锅、五印锅、六印过和八印锅,劈好的木柴拢在提篮里,什么酱油醋、红白案板都摆放地井然有序。



大老张炖的柴鸡子汤色晶莹酱红,散发着浓郁的山野味道。诀窍就在于炖鸡用的是背后山上的松莪,就是那种伞盖姜黄色、下面成蜂窝状的莪子,而不是“松伞”,两者之间但从价格上就差两三倍。这种松莪在采摘和晾晒的时候就精心的除去沙土、黏连的杂草、松针;泡洗的汤水撇去草刺、澄去泥沙后用来炖鸡,不够时再用山泉水一次性不足,最忌讳中途添水加料,从略炒到最后装盆一气呵成,只待出锅前再下鸡腰子、鸡心、鸡血、鸡肝等杂碎,这些鸡下水最怕过火,断生即出才能吃出脆、糯、鲜之诸味。



吃大老张家的鸡,还重在消费“出门见山”的自然环境。在个剪刀差的山峪里,自然少不了叮叮淙淙的流水,少不了无风也能听涛声的密林、更有敦厚质朴的乡人慢条斯理的搭话、有条不紊的做事;院门口一棵大杏树,青皮橘黄的杏子欲说还羞地藏在婆娑的卵圆形叶子里,下面支上两张桌能待一二十位客,等菜的时候可以喝茶摘杏打扑克,狗见过了世面往来不惊,山羊子一边走一边咩咩叫着撒“黑枣”;最难得的是山涧两侧,开垦出补丁大小的地,有葱、有泥豆、有姜、有小油菜、有芫荽、有苔苔、有萝卜、有椒子棵,有林林总总应节而生的菜蔬,绿油油的、水汪汪的,刺激逗引着人联想的食欲。大老张家媳妇是那么善解人意,趁着炖上鸡后的闲工夫,挎着提篮下到菜地里,轻拔慢采拢一篮子回来,她笑津津地路过你你都能嗅到篮子里五颜六色的气息呢,最妙的是有嫩花椒啊、刚刨的鲜蒜啊,脆生生的椒子啊,蒜臼子里拤一窝窝,蘸汤豆腐吃啊。



果然,围着炖鸡汤不锈钢盆子的,往往就是油泼辣子的菠菜、油菜、爆炒的姜芽、滚水的豆腐、麻汁蒜泥的蚂蚱菜、除了花椒辣椒蒜外,有时节还有韭花酱,再加上一个人能分到两个的小笨鸡蛋。碗是自己刷的、筷子是自己刷的,坐着上集上买的交叉、用了好几辈子的板凳,喝几碗酒、吃几碗茶,和在一旁陪唠的大老张拉拉呱;要是再趁着酒兴爬爬山,摘几个野果子、抱人家地堑子上的几个绿得发亮的吊方瓜,回去锼了麻麻包个塌饼包子,将吃鸡的余韵延续到城里高楼大厦。

嗯,那小日子过得滋润啊。

“馋猫分鱼”商标已经国家商标局注册登记,专门为分享纯真道地食材所用。

(要想吃抹上蜂蜜烤的小烧饼就联系预定即可,凑单去做,估计凑20斤就能跑着。别问多少钱一斤,我只保证质量,不保证价格。嘿嘿嘿)

“馋猫分鱼”代卖传统丰糕高端品,不撒糖撒枸杞黑白芝麻,8元一包;蜂蜜熬浆丰糕,不撒糖撒枸杞黑白芝麻,15一包。

成熟蜜(封盖率不低于30%)40一斤;酿造酱油醋10元一斤。

推介:自己加工的鲜地瓜粉子粉皮10元一斤,不包邮。

以上都不包邮价格。

以战养战支持自己上山下乡拍摄。


再次严重声明:未经与本公共号所有者洽谈协商同意后,任何其他的公共号、网站严禁转载。本公共号已经询问律师,这是一种剽窃、偷盗的违法行为,本人有保留采取法律乃至道德谴责的途径维护自己的权力。

烧自己的油,吃自己的饭,花自己的时间努力坚持原创,原创不容易,且行且珍惜,如果非要使,打赏就可以。个人不需要,网站必须的,20是起步,50不咋地,100会看事,200更欢喜,300不骂你,500讲义气,上不封顶,看你财力,我很认真,你别嬉戏,话说到此,诸君仔细,省得不慎,惹上官司,损了友情,都没面子。